• 诗歌朗诵
  • 美声散文
  • 西部美文
  • 杂文荟萃
  • 精彩演讲
  • 音乐时空
  • 当前位置:西部之声>美文美声>西部美文

    冬月如霜(作者:陕西扶风 鸿翔)

    编辑:王亚恒 来源:扶风百姓网 发布时间:2019年11月25日
    字体: 默认 分享到:

      过了霜降的月清冷,原来伴唱的歌手远走他乡,不见了燕子,爱吃苹果的灰色长嘴鸟已不再成群结队,零星的几只在柿树上哄抢。打算坚守的已在土里蜇伏潜藏。静而寂寞成了风景,而侠在不安的夜里,反来复去地睡不着,再次走到窗前,拉开窗帘,看着月下的一切:簇拥怒放的菊花;落光了叶子的紫薇;和从红玉兰簌簌掉落的黄叶……

      劳累一天的丈夫打起呼噜,身边的儿子在梦里笑出了声。可侠的心怎么也不能平静,不知如何来熬过这几个小时。但又多想拽住时光老人,让月儿在夜空多停停,把心中的话语嘱托给院里的花草树木和睡梦的家人。她不愿入睡,要让这煎熬的烙印更深。她害怕明天会有太多的遗憾与后悔。多想再看看今夜的月光,和月光下的家,但又多么希望糊里糊涂的睡着。明知道去西安的客车五点就来,也深知路上的颠簸和晕车的折磨。但她不能,瞪大眼睛望着天花板发呆,听着自己的心咚咚在跳。

      外出打工,侠突然后悔当初的决定。她舍不得离开家,舍不得几十年形影不离的丈夫,更舍不得天天围着自已,喊妈妈上学的儿子。

      侠,十几岁曾在西安BOB下载多年,那是放飞梦想和如花似玉的年龄,对未来有过多么美好的憧憬。自从结婚以后,她一门心思的编制自己的家。黄土地上耕耘收获了三十年。种过小麦玉米,栽植辣椒,红薯,西瓜。也养过猪牛鸡羊,直到后来栽上了摇钱树——苹果,桃和梨。长期的田间劳作,使她失去了曾经的妩媚,苍老了昔日的容颜更霜染了满头的乌发。但那双弯月下的大眼睛却更加是光彩迷人。再过几个小时。就要离开家去外面陌生的世界。内心是多么的忐忑,焦虑和不安。但又不得不外出打工,连续四年都不尽人意,2016年苹果行情不好,库存的苹果卖了几毛!2017年小年又不结果。打药,施肥,除草又白忙活了一年。希望于2018年,施肥369,修剪忙不停。清明遭霜冻,又是一年空。今年大丰收,无客自己存。市场太疲软,将来卖几文?!

      人常说,一年饥,两年荒,三年馑,四年又叫啥?往年这个时节,清园扩盘修剪,今年果树荒芜,杂草丛生。不知人们都去了哪里?往年的女人都在库里包苹果。有说有笑,好不热闹!今年大多在霜降前后去城里打工。今天她也成了其中一员,要去二三百里的省城,寻找工作,挣钱以补家用。

    村子里先后走了四个同伴姐妹。邻近的村子更是去了不少。她们大多去了周边的城市。因眷恋家而不敢走得太远。受年龄和文化的限制,她们只能选择服务性的行业:要么在饭店择菜、洗碗,要么做环卫保洁;要么做家政伺候老人带孩子。离开了自己温暖的家,在异乡客地寻找立足和栖身的角落。换身舍不得穿的衣服,走进镇上不常去的理发厅,染色,拉直或烫卷,尽量地修饰和遮掩岁月的痕迹和劳累的印记。而无论如何,也抹不掉脸上的皱纹和太土的神情。满口的秦腔方言难以改变。蹩脚的普通话又难以出口。但这些只是外表,而她们坚信凭自已内在的诚实,勤奋,不怕苦和累的传统本性,她们会像对待土地,庄稼,丈夫和孩子一样换取城里人的理解,冷漠和同情。

      栽植树木,要客土回填,方能根深叶茂。而百灵之人,更胜如此。侠,在这夜的寂静和心灵的沸腾里折磨。在往日的掩饰和撕扯里穿越。从弱女子到羞涩的新娘;到孕育生命阵痛后的坚强;从生儿育女掏肝肺心,到与丈夫四季劳作。纤弱而壮大,自信而无畏。哲人说:人不能同时踏进两条河。如今站在两条河的岸边,她犹豫,徘徊,徬徨,忍疼割爱地走不出自己的艰难!

      冬夜很静,冬夜更冷。侠顾不了这些,把准备好的衣物看了一遍。从门房一直走到厨房和上房,昨晚没吃完的饺子还在冰箱。蒸的两大锅的馒头和包子放进了冷冻和冷藏,放了芝麻,油和花生的油茶炒了一大盆,一箱刚挂的掛面放在贮藏室,这些她准备了很久,她放心不下走后的一切,担心老人的身体,儿子的温饱学习和丈夫的生活。几十年是她里外收拾摆放,小到针头线脑,酱醋油盐,大到春种夏收和苹果园的一切。她摸摸门窗,看看被褥,儿子换洗的衣物放在显眼的地方。又给自己心爱的十几盆花浇了一遍水。嗅一嗅菊香,拣一枚玉兰叶夹进书中。对院子里的红玉兰情有独钟,当年是带着美好愿望栽下的,玉兰玉兰,遇事不难,希望今日出门如意,度过难关。侠用手机拍了几张照片,又录了几段视频。上房老人房间的灯亮了,八十多岁的老人本来就没瞌睡,今天更是早了半个时辰。侠挪动双腿,仿佛要拖进往日的记忆。她环顾四周,要把这一切深深地铭记。曾与丈夫的争吵竟然成了记忆里的美好。曾经为老人和儿子过生日仿佛成了一首歌。人,之所以为人,那都是有太多的牵挂与不舍。人,之所以要结婚,那是两颗心灵的碰撞。生命的孤独会在家的祥和里消失,而分离则是在时光里栽下的相思树,在萌芽和开花里守望,在风云岁月里沧桑。女人是花,点缀家的迷人;女人是水,会滋润一切饥渴和枯萎;女人更是蜜,让人生的酸楚变得有滋有味……

    侠,打开手机,熟悉着丈夫儿子下载的几个操作,平时忙于家务,很少玩弄手机,她首先学会微信运用,照相和视频的技巧,时尚的k歌抖音。这在信息化的今天,是探望外面世界的桥梁和窗口,更是流淌和承载感情的船与河。

      四五十多岁的女人该到了歇息的年龄,因为穿越了太多的命运与坎坷。可她们来自农村,没有任何条件和理由。享受不了当下女人本该拥有的一切,比如穿金戴银,四季旅游和浪漫潇洒的广场舞,她们是一个个换防的士兵,要再次冲上生活的艰难阵地。要在极端陌生和激烈竞争中求生存。要以为母则刚的坚强面对一切;以忍辱负重面对风霜雨雪;以委屈绝望的心态,面对笑脸和阳光。

      她们要把村庄的桃红柳绿带进都市,要让街道楼房洒满泥土的芳香。站在错综复杂的立交路口,身处五彩绚烂的音乐广场,在川流不息的车站,码头。在秋叶满地的大街小巷。把都市当家,视众生为亲人,去美化,去妆点,去爱护。白天是紧张忙碌的工作。深夜才能拖着疲惫在梦里与父母,与丈夫,与儿女,相拥而泣……

      门前的班车来了,丈夫送侠上了车。在车子启动的那一瞬间,仿佛撕扯所有的眷恋,车子在寒冬的凌晨里飞驰,而从侠紧捂的双手里流下了一串串滚烫的泪:没有一个女人,愿意抛下儿女;没有一个妻子,愿与丈夫别离;更没有一个儿女,愿把花甲的老人,留在寂寞的故土。她强忍着哽咽的喉咙,泪水里浮现出熟睡的儿子,还有门前倚杖而立的父母…….

      月儿追在车子的后面,白晃晃的地面是月也是霜,今天又是一个霜落满地的初冬。

    上一篇:河堤与老者(陕西千阳 李玉霞) [2019-11-25]

    下一篇:感恩兄嫂(作者:陕西凤县 张革风) [2019-12-02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