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诗歌朗诵
  • 美声散文
  • 西部美文
  • 杂文荟萃
  • 精彩演讲
  • 音乐时空
  • 当前位置:西部之声>美文美声>西部美文

    风箱情结(作者:陕西千阳 孟润梅)

    编辑:王亚恒 来源:千阳微生活 发布时间:2019年12月02日
    字体: 默认 分享到:

    随着方便,快捷,干净卫生的天燃气输送千家万户,人们做饭早已不用风箱鼓风吹火了,但它却一直存在我的记忆深处。

    估计现在的孩子未必见过它的长相吧。它是有一个木质的长方形木箱和一个推拉木质手柄,和活动木箱组成的。用手拉动木箱空气,通过进口儿进入橐,压缩木箱箱内的空气,通过排气口儿进入到输风管,最后再进入以前农村家家户户灶房里用砖或者胡基盘成的炉灶灶堂,帮助燃料燃烧的。也是较原始的鼓风设施。

    小时候,母亲就是用它来烧火做饭的。我还没有上小学时,一看到母亲从生产队下工进厨房做饭,就主动坐到灶前拉起风箱烧锅了。妈妈做饭需要火候大时,我就右手使劲把风箱杆扯长,一推一拉抽送风箱,左手往灶膛里塞柴。必要时还两只手用力的拉动着风箱手柄,灶下的火舌呼呼的窜起来,舔着黑黑的锅底。有时火苗还欢快地从灶堂里窜出来,映红了我的脸。烤得我的脸,脖子,手臂热乎乎的,冬天很暖和。逢到蒸馍时需要火力猛,我就加油拉风箱,火苗像蛇一样高高地窜出来,我可欢心呢!有时得意了换左手拉风箱右手烤火,妈妈叮嘱我小心点别把风箱杆别断。

    那时还小老想不通它工作的原理,只知道用力推拉了风力就大了,火自然旺,相反用力小了,火势就小了。很想弄懂它里面是怎么工作的,问妈妈时告诉我说里面有瓤子,然而风箱瓤子长啥样她也不知道,就只顾擀案板上的面了。我就一边烧火一边琢磨用脚堵住风箱的进口,再拉动杆时有些吃力,且发不出声音了,风也明显的小多了,火自然就不旺了。妈妈催我快烧,吃了饭她还要去上工,我就乖乖的填柴拉动风箱。趁妈妈不注意时,我又和风箱玩儿了起来。跑到后面用硬纸片把风箱的出气口堵起来,再推时感觉和堵前面进口没啥两样,就琢磨起来风箱杆。我把它猛地推进去,又呼地拉出来,忘了给灶下填柴,就这样忘情地玩了起来。当妈妈擀好面出去抱柴时灶下的火早就吹灭了,我还高兴地沉浸在玩风箱中,一会儿急拉,一会儿又慢慢推,把灶下的灰全都吹了出来,厨房荡的不像样子。妈妈抱着柴火进来一看,生气的踢了我两脚,一把将我拽起来扔到院子里,让我给

    猪食槽舀糠去又,她又重新划火柴生火继续做饭。

    弟弟对风箱也充满了好奇,有一次饭后妈妈上工去了,我俩乘机钻进厨房玩起了风箱。我们一会堵住前面,一会又堵后面,由我推拉他跑前跑后地堵。玩了好大一会儿觉得没意思了,他又出了奇招。让我推拉他用手捧着灶下的灰往风箱里灌,开始还觉得不明显,灌得多了风箱杆拉起来渐渐吃力了,好重也没有风了,再往后就纯粹拉不动了,我俩就跑了玩别的去了。第二天恰巧爸爸在家里做饭,他生了火扯风箱时扯不动,就从灶上取出来放到院子里让我拉,我很心虚但还是动手去拉拉不动。父亲就埋怨说,可能是母亲把水倒上到里面了,然后扛起风箱去木匠那里修了。父亲扛着修好的风箱回来,默默地安好。我们准备挨打时,父亲却边做饭边给我们讲了风箱的工作原理,还告诉我们以后千万别干坏事了!我俩偷偷的笑了。从此妈妈做饭时无论需要火力大或小,我都能按妈妈的需求来拉动风箱,妈妈做的饭菜更可口啦。

    后来我上了学,从历史书上知道了,古人用皮囊鼓风,与风箱一个原理,从心底感叹祖先的聪明智慧。

    如今风箱早已走出了他它的历史舞台,但它留给我的记忆,永远不会忘却。

    上一篇:感恩兄嫂(作者:陕西凤县 张革风) [2019-12-02]

    下一篇:灿烂千阳(作者:陕西千阳 杨红芳) [2019-12-09]